丝瓜app可以看的

“滴,系统任务发布,救人于水火,获得感恩信仰值,即可获得奖励百分之十五。”

“滴,系统任务发布,提升农业产值,造福一方百姓,即可获得奖励百分之十五。”

“……”白瑾梨听完这些表示有些懵。

系统大佬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啊!

一口气发布了两个重大任务,还都是奖励这么丰厚的,简直让她十分意外啊。

意外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任务是在说什么?

提升农业产值,造福一方百姓这一点她勉强可以理解。

如果她大哥的杂交水稻研制成功了,那就意味着粮食产量的翻倍,这对于百姓来说,应该算是一件好事吧。

可是,这也是她大哥完成的成就啊,她充其量也就提供了一本资料,就连交流什么的,都是林沉渊去完成的。

这……算吗?

至于救人于水火,获得感恩信仰值,白瑾梨就更加觉得不明觉厉了。

救什么人?救了人的感恩信仰值指的是什么?

超级性感可爱无敌美少女写真集

“表姑,看我方才练得怎么样?”

就在白瑾梨出神的功夫,李贝已经打完了一套拳法,此刻正站在她面前盯着她看,眼神中写满了求鼓励,求表扬。

“还不错,多练习,不要偷懒。”

“好的表姑!”

“时间不早了,去看会儿书吧。”

“啊!表姑,中午的时候我们已经写过字看过书了,怎么还看啊?要不,教我射箭吧!”

“先去看书,射箭的事情过两天再说。”

“喔,好叭。”李贝点头,听话的跑去看书了。

虽然她一点儿都坐不住,并且完全不想看书,但是表姑说了,如果不看书,以后行走江湖的话会被人笑话的。

她要做一个人人称赞的女侠,才不想被人嘲笑。

解决了这些小萝卜头的事情,白瑾梨开始思考起来,该如何完成系统大佬发布的任务。

“大火二火!”

“在,夫人。”两个人听到召唤,快速出现在了白瑾梨面前。

“最近大齐国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大事?没有啊!”大火摇头。

“大火,去打听一下,除了秦城周边的大旱之外,别的地方可有什么特殊情况?”

“是,夫人。”

“二火,联系一下秦城跟惠城两边零食铺子的人,问问他们最近铺子里的情况。”

“是,夫人。”

安排完了这些,白瑾梨朝着家里走去。

自从村子里有了水车之后,田地得到了灌溉,如今地里的水稻长势喜人。

现在已经是十月中旬了,过不了几天田地里的庄稼就该丰收了。

最近这一段时间,村子里有田地的人都忙得很。

而她大哥,也特别的忙。

想必到了下旬收割水稻的时候她们还得专门去雇一些人过来干活才行。

今年不要交粮食税,也就意味着收回来的粮食都属于她们自己,这收获的喜悦倒是让一家人都很欢喜。

刚回到家,李婆子就关切的围着她看。

“梨子啊,回来了?累不累?要我说,没事了在家坐着躺着舒舒服服的多好,非要去跟那些小兔崽子瞎折腾,何必呢?”

“娘,看说的,我总不能天天在家躺着坐着,那多没意思。”

“咋地就不行了?以前不都是这样?那不是也过的挺开心的?”李婆子递给她一个水煮蛋念叨着。

“谢谢娘。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啊,看看闺女现在多厉害,是吧?”

“嗯,那是自然,不管任何时候,我闺女都是最厉害的。”

“走,娘,带去艾灸,顺便给按按摩。”白瑾梨吃完李婆子递来的鸡蛋,拉着她往家里的一个屋子走去。

李婆子身体素质一直不错,也不怎么生病。

只不过最近天气变化很快,天已经有些凉了,尤其是早晚的功夫,出奇的凉。

李婆子到底是年纪大了,早起去跳广场舞的时候穿的少,跳完之后又没有注意,似乎有点儿染上了风寒。

这种情况,她不建议李婆子吃药,所以打算用艾灸帮她驱驱寒,顺便按摩舒缓一下她的筋骨。

“哎,好!”李婆子高兴的跟着白瑾梨一起进了屋子,躺在那张塌上。

治疗李婆子这种风寒,需要选取风池,风门,肺俞和足三里四个要穴,每个穴位灸十分钟。

不过在此之前,白瑾梨先帮她进行了一番推拿。

推拿的过程是十分舒服的,李婆子一开始还在跟白瑾梨说话,说着说着就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没多久就变成了半睡半醒的样子。

按摩完,白瑾梨又帮她艾灸完毕,随后帮她整理好衣服,拉上被子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白瑾梨伸了一个懒腰,又去洗手间洗了一个澡,还专门做了护肤,这才懒洋洋的躺在了床~上。

之前淘来的那些书她都看完了,还好空间的书库如今开通了,有各种各样的书可以看。

林沉渊回来的时候便看到了脑袋枕在床边,将湿~漉漉的头发垂在一旁晾着,手中捧着一本书看的认真的白瑾梨。

他蹭的从白瑾梨的手中将书拿掉,开口:“娘子,躺着看书对身体不好。”

“回来了?快,把我的书还给我!”白瑾梨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呢,冷不丁书被抽走,她感觉抓心挠肺的。

“霸总的冷艳娇妻?这是何书?”林沉渊看着书名,十分好奇的去翻看。

“哎喂!这是女人专看书籍,是男的,不能看,快给我。”白瑾梨着急的扑过去,抱着他的胳膊,愣是从他手中将她的总裁文抢了回来。

吼吼!

正得意呢,就看到面前的林沉渊喉结一动,看向她的眼神炙热中带着一丝说不尽的勾人。

该死!她现在穿的可是睡衣,方才抢书的时候没想那么多,现在回想一下,方才她的动作实在是有些撩拨了。

“娘子看到为夫这般主动热情,为夫很是欣慰。”

“咳,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林沉渊扣住她的脑袋,来了一个炙~热浓烈的亲吻。

她手中的书早就不知道跌落在了何处,身子也被他吻得有点儿无力发软。

“娘子,我帮擦擦头发。”

一吻结束,林沉渊的声音中明显带上了嘶哑的沉闷,不过他在克制自己。

“嗯!”白瑾梨红着脸点头,随后躺在他的腿上,感受着他动作轻柔的擦拭。

“娘子,这些天委屈了。”

“不委屈,我挺好的。”她的脸对着林沉渊,两只手无聊的把玩着林沉渊挂在腰上的配饰流苏。

“娘子,别乱动!”

“我没动啊,我只不过……”正说着,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她连忙撒开手,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装死。

看着她这个样子,林沉渊无奈的勾了勾唇角。

擦拭过的头发比之前干了好些,林沉渊准备起身的时候才发现,白瑾梨趴在他的大腿上竟然睡着了。

小心翼翼的抱着她让她躺好,又给她拉上被子,林沉渊捡起落在旁边的那本书,打开看了起来。

“……”看了几页后,林沉渊皱眉,这书上写的是什么鬼?

怎么她喜欢看这种莫名其妙又十分夸张的书。

难不成……她觉得书里写的男人很好?

八块腹肌,人鱼线,宽肩窄腰,刀刻斧凿的五官,高冷霸气的人设,亿万身家。

这些,他都有啊。

又看了一会儿,林沉渊表示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收了书将它塞进了旁边的柜子,他去洗手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随后,躺在她身边,看着她的睡颜,伸手将她搂进怀中,也闭上了眼睛。

——睡醒的分割线——

“林沉渊,可知最近各地有什么大事发生?”

“娘子,喊我什么?”林沉渊一把将她拉到自己面前,惩罚似的亲了过去。

“相公,相公相公相公!”

“嗯!”林沉渊捏了捏她的脸,这才正色开口。

“禹州暴雨,河提被毁,无数百姓流连失所,光是暴雨冲走的百姓,少说也有五百多人,具体的数据还没有出来。直到现在,禹州知府依然瞒着没有上报。

此外,禹州附近的秦川,津泽,抚顺等地皆受牵连。那边的雨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情况不太好。”

这禹州的灾情比上一世来的早了些,他也完全没有想到。

“为什么不上报朝廷?这么重大的灾害,难道不应该寻求朝廷支援吗?最起码,也得解决水患问题,解救百姓,开仓放粮,确保百姓们的平安跟生活吧。”白瑾梨开口。

“娘子,不是所有的官员都是人的。若是禹州暴雨刚发生之时,禹州知府便上报朝廷,也不会发生后来的河提被毁,涉及周边地区的事情。”

“狗东西,太过分了,他拿百姓们当什么!”白瑾梨听得十分生气。

“娘子莫气。”

林沉渊还没有说,因为秦川,津泽那边的地区受到了连累,他们当地的官员说是要将此事上报。

因为害怕担责任,禹州知府费尽心思将他们软禁了起来,并且下了命令,不允许任何人向上反映。

如今的禹州那边,早已经成为了一片汪~洋,百姓叫苦声不迭。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