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安卓版手游玩家评测

见到杀神一剑跪倒在景云霄面前,所有人都感觉有点儿虚无缥缈。

可事实就是事实。

所有人都亲眼所见,已经毋庸置疑。

杀神一剑何等威名,终究成为了景云霄的奴仆,从另一方也可以说明,景云霄到底有多变态。

霎时间,所有人看向景云霄的目光都生了质变。

由之前的或好奇、或怀疑、或不相信,到现在只剩下深深的敬畏。

这个人,今日所坐出的事情,甚至已经越了战神大人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杀神一剑成为了奴仆,其余那两名杀手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直到景云霄的眼神直勾勾地落到了他们的身上,那股寒意让他们两人立即就朝着景云霄跪了下去。

“主人饶命。”

“主人,我们知错了。”

两人都是颤颤巍巍。

景云霄心满意足地将视线从这两人身上挪开,随即看相身旁的柳海,冲着柳海得意一笑,那等神色仿佛在说,你看到了吧?你之前的选择有多明智,否则你可能就会像杀神一剑这样丢了尊严地成为自己的奴仆,而不是身边的人了。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

柳海心领神会,对于景云霄的敬畏也是更加浓郁了几分。

他心中笃定,眼前的景云霄给他一种无法看透的感觉。

就在这时,景贤和景御风也已经激动地跑到了景云霄身边。

其中,景御风激动得差点热泪盈眶,走过来就一把抱了抱景云霄。

感受到亲人的温暖,景云霄也很高兴。

“爷爷,贤老,霄儿回来得晚了,让你们担心了。”

景云霄十分灿烂地冲着两人笑道。

景御风连连摆手“霄儿,你回来就好,你平安就好,你好比我们任何都好。”

在景御风眼里,景御风仿佛就是他的命根子一样。

当年,景御风没有保护住景云霄的母亲,也没能阻止景云霄的父亲离开,从而让景云霄从小就没有得到父母之爱,景御风这些年其实一直都很自责。

这也是为何他以前不分情由地袒护景云霄的最大的缘由。

哪怕景云霄是一个废物。

哪怕景云霄碌碌无为。

他对景云霄打心底里的那份疼爱都是非常浓郁。

自然就更别说现在景云霄表现出如此强势的天赋。

只是,就在这时,景云霄身上的气息陡然迅疾减弱,其面色也瞬间就变得苍白了许多,整个身子蓦然间向着后方瘫倒了下去。

“霄儿,你没事吧。”

景御风见状,满脸担忧地将景云霄扶住。

神色之间的激动之情当然无存,取而代之大的是一种无比浓郁的担心。

“霄儿,为了我们,你受累了。”

景妍这个时候也跟景柱等人从潜龙阁中走了出来。

景妍见到景云霄如此,不禁心疼地留下了眼泪。

景云霄小小年纪,但他为了红叶镇的景家,为了帮助老爷子治好身上的瘀伤,为了帮自己治好自己的腿,只身前往大荒山脉历练,历经生死,最终成功帮助景家转危为安。

而之前,为了救出老爷子和自己等人,他不惜跟诸葛皇室为敌,费尽手段,力挽狂澜。

现在,他一样是为了战神府,为了保住所有人的性命,在暗杀门的强势手段下如履薄冰,却又以强势手段将局势搬转过来。

相比于其余人从景云霄身上看到各种震惊,各种天赋异禀,她细腻的心思看到的更是景云霄的不遗余力的付出,这些责任和担子本不该景云霄这个年纪去承当,可景云霄却独立承当了下来。

如今看到景云霄气息虚弱的样子,怎叫人不为他心疼?

“姑姑,我很好,只是刚刚灵力使用过度,导致身体有些虚乏罢了,稍作休息就没事了。”

景云霄安抚着景贤道。

紫火飞剑第二道禁忌的时间已经到了,所以景云霄才会变成这样。

这不过是正常反应,并不会给景云霄造成多少伤害。

“母亲,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柱子也一定会成长起来,也一定会减轻霄哥身上的负担。”景柱知道景妍的心思,十分坚定十足地道。

这个时候,贾镇也是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将几瓶玉蝶造化液放在了景云霄的手中。

本来之前通过景云霄教导贾镇炼制丹药,贾镇就已经对景云霄佩服得不行不行了,现在经过这一战,贾镇已然是被景云霄深深折服。

此刻,他觉得自己拜了景云霄为师是一件那么骄傲,那么有面子的事情。

景云霄接过玉蝶造化液后,并未自己服用,其实他自己身上也还有好几瓶玉蝶造化液,他之所以没有服用,实则就是想让自己保持这等十分虚弱的状况。

虽然目前已经降服了杀神一剑等暗杀门的人,但是景云霄知道这一次他最想杀的人却还没死。

至于那个人,毫无疑问就是诸葛傲了。

诸葛傲有乾坤大阵保护,自己自然就要用些小伎俩将诸葛傲骗出来才行。至于怎么骗,景云霄也早已经想好了。

“小剑,将这几瓶玉蝶造化液服下,尽快恢复身体。”

景云霄将玉蝶造化液扔给了杀神一剑。

那杀神一剑面色一喜,无比虔诚道“多谢主人赏赐,奴才一定尽力恢复实力。”

接过玉蝶造化液后,杀神一剑就毫不客气地一口将好几瓶都吞服了下去,随即就在一旁静静地打坐起来。

“霄儿,你这是?”

景御风和其余人都是目露疑惑。

“爷爷,这百战国的天很快就要变了。”

景云霄目光坚定地答道。

景御风先是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霄儿,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无论你要怎样做,爷爷我都无条件支持你。”

景御风支持道。

“爷爷,霄儿希望你能够成为百战国新的君王。”

景云霄突然道。

景御风愣了一下,其余人也愣住了。

“霄儿,这……”

景御风有些迟疑。

说实话,他对于成为一国之主并未有任何想法,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甚至权利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爷爷,你不是说我想做什么事情,你都会支持我吗?”

景云霄反问道。

Tagged